在某個方面來說,我本質上或許是膽小的。在面對某些人(特別是過分在意的人們)的時候,總是不知道該說什麼,希望了解他們,也希望被他們了解。但是喜歡畢竟是單方面的,僅只是一杯潑出來的茶水那樣子的事,一旦被發現,就只會被疏離因為害怕承受洶湧的溼意。

  而我也不想知道自己在他人眼中是什麼樣子,已經足夠糟糕了。

  有時候這並不是自卑與自傲的問題,就真的只是膽小而已。因為不想知道結果所以不願去聽,如果跟自己無關的話或許尚可接受,但我深知自己的抗壓性是如此的低啊我說,並為此感到非常的沮喪。傾聽過後該如何面對他們呢?我多麼想遠離人群,離群索居有如一枚雨中的蝸牛,只要給我一片樹葉、幾滴露水就可以存活,只要不要再聽到他們的聲音,就不會感到寂寞。

  但我卻仍然需要依靠陌生人的好意過活。

  自己終究會成為我所討厭的那種人,我深知這點,並為此設想很多。如果自己繼續這樣生活,繼續反覆與自己交談,到最後或許會深深的愛上葉青呢我想。因為人吶,終究是要找一個人作為身體最柔軟的地方的阿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麥色狐狸 的頭像
小麥色狐狸

面朝大海

小麥色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