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不可以因為無有的存在而放棄自己,例如愛、例如善、例如死。

  我說,我緊緊握著你的手,掌心的刻紋漸次黯淡消逝,命運飛離神的掌握,假如真的有神的存在的話。沒有什麼是值得堅持的,除了呼吸,我們只能一直一直交換氧氣,因為假如不活下去,人就真的什麼都無法堅持與擁有了。沒有什麼是我的,安哲羅浦洛斯說,我們都沒有名字,連我也不屬於我自己。曾經我們這樣討論生命,你覺得生命就是理想,而我認為死才是。既然如此,為什麼你會撿起落在紅磚道上的鳳凰花片?

  約好了要等我釐清,釐清什麼程度能被稱為愛,怎樣的動機可以成為善,是否存在柔軟無痛的死。你卻已經給了我答案。

創作者介紹

面朝大海

小麥色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