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於真理及謊言。

私以為文學中並不包含真理。
真理應是那種簡明且被萬物服膺的規則,像是哲學及數學在追求的那些定理,但文學並不,光是崇拜意象這點文學就不可能是一門科學。文學是種錘鍊謊言的技藝。

文字是障礙,身體抑是。關於這點我沒什麼好說的。

該怎麼萃取謊言?所獲得的是更加精純的虛假或是斂盡光華的真實?就算只是腦也無所謂,但是仍然會在意,因此而提出許多的假設及臆測,並用這些反覆挑戰自己。還不夠明白,因此需要思考;但卻有人說思考容易落入陷阱。那我該怎麼做呢?

很多人已經不再相信笛卡耳了,只有相信是不夠的。

創作者介紹

面朝大海

小麥色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