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部的其他都已毀棄,於是我只剩下這裡了。
  許多時候我們記得,但更擅長遺忘,所以偷偷開闢許多洞穴,在自己忘卻的時候尚有隱匿的耳朵可以訴說。偶爾我還是會想念那片黑海,想念閃爍的游標想念鮮亮的對話,但終究無法再留在那裡了,沉黑的海深埋了太多隱晦的臟腑,連靠近都會開始流淚。已經足夠了。
  我持續開闢洞穴,因為我無法不說話,就算無人回應我也絮絮喃喃,在不小心靠近人群時回身隱匿,在複數個巢穴間反覆遷移,反覆記憶又遺忘,因為雨季而悲傷,又為了雨後的虹霓感到安詳。
  我還有這裡,我還在這裡。

創作者介紹

面朝大海

小麥色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