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奇怪,從來沒有覺得自己可以寫過,卻也不覺得無法繼續這樣漫無目的的寫下去。如果這是個關於相信的問題,如此便前後矛盾,但又找不到其他理由解釋;在這之前卻先要說服自己需要個解釋,彷若一種偏執。或許其實並不需要任何理由、嗎?

  就像為了戒酒而點菸那樣的莫名,不是嗎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小麥色狐狸 的頭像
小麥色狐狸

面朝大海

小麥色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