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404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關於真理及謊言。

私以為文學中並不包含真理。
真理應是那種簡明且被萬物服膺的規則,像是哲學及數學在追求的那些定理,但文學並不,光是崇拜意象這點文學就不可能是一門科學。文學是種錘鍊謊言的技藝。

文字是障礙,身體抑是。關於這點我沒什麼好說的。

該怎麼萃取謊言?所獲得的是更加精純的虛假或是斂盡光華的真實?就算只是腦也無所謂,但是仍然會在意,因此而提出許多的假設及臆測,並用這些反覆挑戰自己。還不夠明白,因此需要思考;但卻有人說思考容易落入陷阱。那我該怎麼做呢?

很多人已經不再相信笛卡耳了,只有相信是不夠的。

小麥色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關於意象。

在這個文化底蘊下所習得的知識中,不免有許多重複的意象,最後變成了某種不言而喻的默契。約定俗成的意象雖然是方便的工具,但一旦使用不慎就成了陳腔濫調。既愛且恨。

於是開發新意象就成了文學共同的挑戰,某些作家總有些偏愛或深刻且特殊的隱喻,承載了作者的感情而幾乎成為其代名詞。舊有的意象總是容易瞭解,擁有一個接近清晰的輪廓;那新意象的引人之處應該就在於模糊朦朧,作者努力描繪它的輪廓,而讀者則努力拆解意象以得見其下的意義。

但我覺得我永遠也無法真正知道蝸牛之於葉青是什麼意義,我只能知道我所知的蝸牛跟強盜,並以有限的經驗測度鯨向海的時間跟犄角可能的模樣。志信總是非常確切的將意象刷洗乾淨,將它明確的指出,充滿自信地;我一方面崇拜,另一方面卻又不覺懷疑,意象真有如此清晰嗎?就算努力試圖趨近,但該如何知道所知的隱喻是接近而不是遠離最終的意義?我愛著意象因為它的美好,所以作者置放在意象中的故事是否真有挖掘的必要?誤讀真的有關係嗎?

因為誤讀,某人從我的詩中想到了李柚子,我也因此幸運地認識了親愛的瞇。我感謝於這樣的誤讀。

 

小麥色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深夜的燈火似較正午的烈焰還引人注目,這樣想著,抑制泅回黑海的慾望。

詩之於我並不在於表達,在過了許久以後終究發現、那竟是我最不在乎的事。文字實比想像中限制人更多,就算試圖尋找某種可以依歸的文學理論,但最後還是屈服於情感之下,於是寫詩之於我成了理所當然的謊,反覆揀選辭彙來更趨近或閃躲瞬間的感情,許多時候思考,但轉換成文字的瞬間確切的知道有更多失去了;我無法描述無感之物,卻也無法完整敘述所感所思,於是只能徘徊於龐大的語意之外,試圖尋找一個恰當的隱喻供人停駐。對我來說,詩是最接近真實的語言,因為擁有足夠的空白容納溢出,因此寫詩也是一個人的事,與他人無涉。

許久不再翻看新書,除了已經沒有空間再擺放書籍,我所擁有的紙本書也已足夠處理大部分情緒了。我知道哪種文字在何時可以寬解我,某些偏好或情緒會讓同一個文本在清晨或傍晚造成不同的體會,每本書都在不同時刻存放著我的情緒,總是這樣,所以沒辦法真正客觀。

總是會想我是真的愛你嗎?如果是愛,那無論遇到何種困境應該都可以度過,無論如何艱難應該都可以忍受,但如若連訴說都不肯,那是否只不過是區區的、喜歡而已?

假如真有火就好了。

小麥色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