許多無謂的瑣事、無法逼視的醜惡、對他人的臆測懷疑以及更多的自我厭惡。這世界上不公義的事情已經太多了,可見的美好是那樣稀少,我坐在擁有空調的教室裡,嚮往著八零年代個個繁星閃爍,並且持續對抗因我此刻在此而生的自責愧疚。風雨稍停,世界並沒有因此變得更美好或醜惡,到底怎樣算更好?怎樣算更壞呢?狄更生如是說。

  為何此刻我身在這裡卻無法逃離呢?從未像此刻那樣羨慕所有的無知。

小麥色狐狸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